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栏目导航

navigation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技术支持 >

降“周期”之魔,何以为道?

作者:规划咨询师王学君  发布时间:2017-11-10

        目前,“养殖周期”处于价格上升期,一片欢呼雀跃,但“没有远虑,必有近忧”,要居安思危,以善其身。近读“道德经”,关于“养殖周期”有一些心得,试与同仁们分享。
        一、何为养殖周期
       “猪周期”、“羊周期”等通称“养殖周期”,它是一种经济现象,指“价高伤民,价贱伤农”的周期性畜产品价格变化怪圈。“养殖周期”的循环轨迹一般是: 畜产品价上涨——母畜存栏量大增——畜产品供应增加——畜产品价下跌——大量淘汰母畜——畜产品供应减少——畜产品价上涨。
        猪周期最初由美国观察到的,4-5年一个周期,规律性明显,其影响力不太大。而在我国疯狂地发扬光大,杀伤力极强,并且周期紊乱,还传染到其他畜种,猪周期、牛周期、羊周期、禽周期等轮换上演,屡次都伤及无数,在“养殖周期”幽灵笼罩下,养殖场户忧心忡忡。尽管资本追随“养殖周期”之魔兴风作浪,成为利益的收割者,但谁也不敢保证自己在下一轮不倒下,“养殖周期”犹如悬在头顶的达摩斯利剑。因此,就很值得我们探讨一番。
        二、养殖周期成因
        正常情况下,竞争、季节、节假日、疫情、突发事件等都会引起畜产品市场的波动,这种波动不会对社会造成伤害。随着农牧业的不断发展壮大,供需达到了平衡点,“养殖周期”这头怪兽也逐渐长大并冲出牢笼,掀起惊天骇浪。
关于“养殖周期”成因,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归纳起来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摸错了石头
        完全把农牧业经济交给市场调节是严重的历史性倒退。开放了,中国迫不及待的拥抱西方先进技术,对促进我国经济发展起到了巨大的作用。真正学成归来爱国志士他们埋头为国家做贡献,而一些镀金货凭借光鲜和嘴上功夫投机于政治,误国误民。于是乎,西方自由市场经济理论大行其道,被奉为一切经济问题的灵丹妙药。在市场经济体系下产品和服务的生产及销售完全由自由市场的自由价格机制所引导,完全排斥由国家机构做出的计划、引导。自由市场经济主义者认为,人们所追求的私利其实是一个社会最好的利益。理论上,市场经济是自由的经济、公平的经济、产权明晰的文明经济,但是在实际经济运行中其缺陷也非常大,在一些领域表现非常突出。
        真正的市场经济并不排斥计划。有人说丹麦是挂着资本主义牌子的社会主义国家。很多发达国家的畜牧业是计划下的市场经济,其农业生产是以全国性的农人组织统一管理的配额制,根据订单计划协调生产。资本主义国家都不敢市场化的农业、教育、医疗等产业,在我们体制内主流专家学者的推动下,东施效颦,形而上学,完全推向市场,导致一系列严重问题。
        农业生产有其自身的规律,农业从开始增加生产规模到产品上市至少需要一年以上,畜禽生长周期更长,并且途中难改变、不可停止,产品时效性强,不像工业生产可以根据市场动态,随时关停和开工,同时工业产品可以较长期库存,避开市场低谷。农业以当年市场价格为标准预期未来收益,陷入“蛛网困境”,生产计划赶不上变化,产量赶不上市场变动的节奏。把农业生产交给市场调节,必然是产品价格一年贵一年贱,不是伤农就是伤消费者,同时,也造成自然资源的极大浪费。
        难怪,建设特色社会主义就是摸着石头过河,摸错了石头,我们把它垫在脚下,再去寻找正确的方向。唯一的中华文明五千年延续不断,充分说明我们有能力、有智慧修正方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一定能够实现。“养殖周期”也只是复兴道路上考验我们的一道沟坎。
      (二)供求信息不能有效对接
       我国农牧业经过几十年长足的发展,市场已经达到动态的平衡,产能的增加或减少就会引起价格波动。按照权威部门和权威人士对市场预测,养殖者往往不能获得预期的效益,因为我们不知道市场确切的缺口数量,即便知道,无序的增加规模,一哄而上,没有统一的计划,必然导致过剩。缺乏准确的市场信息和预测能力,只能随市场价格的涨跌,或盲目扩张生产,或恐慌性退出生产。
        喊了数年农业信息化,国家投入巨大,但至今没有一个统一的大数据平台,依然是各自为政,信息混乱。各种权利和利益团体他们压根就不想共享信息,不想放弃垄断利益,不想让你办事办得明明白白,因为水至清则无法暗中摸鱼。至于生产分散、单位众多,难以普查,抽检又存在误差等都是表观问题。
         数据的统计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我们的统计方法一般是由养殖业主或地方管理部门逐级上报,如果责任心不强,就随意乱报;奖励政策诱导养殖业主大量虚报;环保监管又使养殖业主瞒报。总之,数据根据对应上级需要而变化,利用这些数据分析市场供求,无疑谬之千里。在这种干部出数字、数字出干部的时代,谁还知道那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
        在整个畜牧业发展过程中,从一开始就是条块分割的,猪、蛋鸡、肉鸡、羊、兔子、鸭子、鹅、鹌鹑、鸽子等等,没有产业规模、规范和结构限制,大家都是在任性地、随心所欲地发展。产业信息大都来自行业协会和产业内部封闭式交流,很多统计并不准确,预测也不过是一厢情愿,结果就是扎堆、拥挤、踩踏。
      (三)资本的推波作澜
          最初是较为典型的猪周期,当初从业者、专家和主管部门对猪周期感到恐惧,试图加以抑制,主流专家开出一些药方,但无济于事,愈演愈烈,其他畜种“养殖周期”也相续出现。
         然而“养殖周期”滚滚向前,几家欢乐万家愁,农户被榨干血汗,笑到最后的是资本,资本越滚越大,我们乐见的规模化似乎形成了,主流社会渐渐地乐见其成。损害的是没有话语权的低阶层的利益,无关紧要。
         目前,资本已经爱上了“养殖周期”,“养殖周期”成为资本剪羊毛、占地盘的利器!
         更坏的是官员爱上了资本,因为官员把资本看成实现现代化、规模化、生态化的得力助手,与资本合作见效快、出政绩、利益大、风险低,何乐而不为!资本看重的都是有盈利能力和前景的企业和产业。而资本运作的起步往往都比较高,具备一定的规模是资本运作的前提,资本运作不同于小农经济,不仅是规模化,而且在管理上更趋于专业化和现代化。
        但是,资本是野蛮的、血腥的、逐利的,资本将给传统农牧业带来噩梦。资本崇尚的是丛林法则,大鱼吃小鱼,快鱼吃慢鱼,当资本逼停很多小的竞争对手的时候,他们丝毫不会心慈手软,资本最终目标是产业、行业和区域垄断。
        资本具有贪婪性、欺诈性,有时营造一个美丽的虚幻仙境,吸引ZF和农牧进入温情梦乡,一觉醒来资本已经遁去,血肉已被吸干榨净,一片狼藉。潮水退去,才能看见遍地裸泳者。
     (四)错误的引导
        能够引导产业发展方向的一是政策,二是专家言论,归根结底都出自体制内的权威人士。引导的失误一是道德问题,二是认知问题。
        为稳定畜产品市场,加大供给,国家出台一系列扶持政策,以刺激养殖户的积极性。以生猪为例,补贴内容面面俱到,涉及能繁母猪补贴、能繁母猪保险、 生猪良种繁育体系、对生猪调出大县进行奖励、扶持生猪标准化规模饲养、加快农村信用担保体系建设等,更有农业部、发改委、财政部、商务部、银监会、保监会等多个部门联合参与执行——“多部委共管一头猪”的说法由此而来。
         补贴政策是有益的应当的,但政策的出台往往是滞后的,而成了反向的刺激。如在2008年初,面对居高不下的猪肉价格,国家将农户获得的能繁母猪补贴从50元/头提高到了100元/头。如此一来,不仅普通农户,各路闲散投资客也开始杀入养殖市场。为了拿到ZF补贴,有的地方虚报母猪数量,不少本来要淘汰的品种也再次上马。生猪市场出现了不可避免的供大于求。2009年几部委又不得不联手发布《防止生猪价格过度下跌调控预案》,其中一个主要的政策工具就是收储。
        一个左右手互搏的有趣局面出现了。一方面各地补贴养殖的政策仍在继续,等于人为延续和放大过剩趋势来打压价格;另一方面,ZF又频繁进行收储操作来拉抬跌跌不休的猪肉价格。令情形更加恶化的是冻肉的短暂保质期。猪肉储备的时间最多半年,这意味着,在一个生猪生产和投放周期还未结束之前,中央和地方储备的肉又要回到市场的流通环节。这又使市场价格波动的信号更加紊乱——“几部委管不了一头猪”的说法不胫而走。
        事实表明,财政补贴不仅未能熨平价格波动,反而放大了价格周期,旨在逆周期的调控,却成亲周期操作,不可不谓尴尬。这种机械的随着市场波动被动补贴政策发挥的是反作用。
        一个没有信仰的社会是可怕的,浮躁的社会风气,也没有放过专家团队,随着社会风气的持续恶化,使很多专家被利欲熏心,忘记了自己的社会责任和道德操守,被社会不良风气和这样那样的潜规则影响和俘虏,潜移默化地堕落为唯利是图,被利益绑架的资本代言人。不惜出卖自己的影响力来攫取私利,他们作了很多报告、写了很多文章、也办了这样那样的讲座,开始有了明显的利益倾向和诱导,他们冷漠地欺骗着自己的学生和粉丝,把他们导入一片片看不见希望和未来的红海与沼泽地。被忽悠上贼船的人们,不得不为虎作伥,用虚构的繁华诱骗发财心切的替死鬼,这就是现代农业发展道路上白骨累累、前仆后继的现实。
       一切正确的引导都要从良知开始,在这个知识爆炸的年代,致良知很难,条条道路通罗马,但达到的成本大有不同。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里,极少数真理能够突破传统和权威的束缚。人们更容易相信骗子,而不容易接受真理。孔夫子周游列国兜售不出治国理念,汉朝以后才大行其道;老子的思想当时也不被统治者接受,他骑着青牛孤独地离去。权威是傲慢的,常常凌驾于正确之上。
     (五)没有真正的重视
         不怕事大,就怕是小。瘦肉精本来作为一种新型饲料添加剂进行推广,它具有严格的剂量限制要求,现在在美国也是合法的。业内都知道超量使用具有副作用,但利益驱使超越道德底线,在声讨中也没有挡住长期大量滥用,导致食品安全问题不断出现,直到3.15央视曝光引起高层关注,事大了,为了以绝后患,重拳出击,全面禁用,基本根除。
       “养殖周期”算什么事?天空飘来五个字——那都不是事。当我们的痛苦不关别人痛痒的时候,看似得到不少同情和关心,可实际上谁又把它当成一回事呢,在这个社会大舞台上,各自按照各自的剧本表演而已。
       三、如何把魔鬼装到瓶子里
    (一)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一切魔鬼都惧怕阳光,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中国人的处世哲学里有“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一个一切按潜规则运行的社会,当权者欺上瞒下,一切从自身利益出发,党的惠民政策到了基层不能有效落实,怎么能怪到处都是刁民!上面一身正气,下面谁敢装神弄鬼。上面绝巧弃利,下面必然民风淳朴。有人会问权力与“养殖周期”有什么关系?权利一旦与利益捆绑、被资本寻租,它就是放开“养殖周期”魔鬼的那只手。损公利己的时候言称学习西方先进管理经验,惠农助农的时候却不学习西方公平、透明的农业补贴机制。
        老子说“无为而无不为”,意思是应该做的一定要做,不应该做的就不要做。老子反对执政者乱作为而扰民。现实中对自身有利的事往往存在乱作为,对费力、无利、担任责的事不作为。我们举国体制最大优点是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养殖周期”算什么?不算危及国计民生的大事,如果社会足够重视的话,摆平“养殖周期”并不是难事。
        我国处在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时刻,中央要求全党加强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他强调,人民有信仰,民族有希望,国家有力量,高扬主旋律,唱响正气歌,不断增强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让理想信念的明灯永远在全国各族人民心中闪亮。我们看到了希望,我们前进道路上的那些妖魔魍魉将被驱除干净。
      (二)顶层设计,有计划地管理农牧业
        我们不要把市场经济和顶层设计、科学计划对立起来,农牧业生产必须要有统一的计划,全国一盘棋,不能条块分隔,各唱个的调,否则,就永远实现不了产销对接。
       过去中国计划经济时期没有效率,是因为缺乏大数据的支撑,很难做出科学的、无缝对接的计划。现在信息化的普及已经有能力实现农产品供销对接的计划管理。
        我们这样的生产和消费大国,没有计划,就难免陷入盲目生产,导致太多的浪费和风险。地方政府各自为政,领导干部热衷于参观学习,看见什么效益好,马上回来推广,结果号召搞什么,什么就倒掉。
        当然,我们国家的确太大了,建立统一的供销信息平台和计划管理体系确实很不容易。其实这些都不是问题,只要共产党决心做什么,没有做不到的事。无论市场经济或计划经济都无法彻底避免市场的波动,科学地运用市场和计划手段,能够平抑市场波动,把“养殖周期”魔鬼装到瓶子里。
        四、弱者生存之道
      “养殖周期”考验的是持续耐受能力,资金链就是生命线,只要有一招守住资金链不断,就能战胜“养殖周期”。“养殖周期”戕害的是相对较弱者,这是一个弱者生存的哲学。
      (一)变成强者
        大家都是这样想的,体强不怕鬼上身,所以,都在努力,用尽一切办法,各显身手:政企合作、强强联合、产业一体化、全产业链、种养结合、模式创新、打造品牌、科技节本增效、互联网+、田园综合体等等,英雄所见略同,千军万马抢占制高点,拥挤踩踏,死伤遍地,并且攻防搏杀持续不停,最后能够笑傲江湖者少亦。弱者想做大做强,必须寻找新的机遇、新的风口,一片大树下面的幼芽梦想木秀于林,无疑异想天开。希望还是有的,希望总是惠顾有准备的人,贵在坚守。
      (二)与魔共舞
       在群魔乱舞的境遇里,不妨也装扮成鬼,有酒有肉有体面,不再做无谓的挣扎和坚守,保持初心不变以应万变,鬼皮佛心,最后该进地狱的进地狱,该进天堂的依然进天堂。鬼弃恶从善化身成神,魔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换一种美丽的说辞,一滴水融入小溪,奔向浩瀚的海洋,实现伟大梦想。用时髦的词汇讲,合作联合、联盟加盟、共赢共享等。
      (三)柔弱胜刚强
        老子说的“柔弱胜刚强”是身段柔韧,内心刚毅。
我们向柔弱的草借智慧:
在自己的泥土里深深扎下根,
我不是一棵参天大树,
但我有一片生机。
风吹过来,
我顺风倒去,
悄悄地抛出一把种子;
野火烧过来,
我把怒怨化为云烟,
春雨后我依然萌动;
我不与花朵争蜂蝶,
不与桂兰比馥馨;
车轮一次次辗轧,
我一次次扑倒,
再一次次撑起,
一百年后草依然茂盛,
问那似曾相识的锈铁,
是否还记得当年?
 
         我们向“赤子”借智慧,潜心读一读“道德经”第五十五章 :
         含德之厚,比于赤子。毒虫不螫,猛兽不据,攫鸟不搏。骨弱筋柔而握固。未知牝牡之合而朘作,精之至也。终日号而不嗄,和之至也。知和曰“常”,知常曰“明”,益生曰祥,心使气曰强。物壮则老,谓之不道,不道早已。
        意思是明道的人就像初生的婴孩一样“专气致柔”。毒虫不螫他,猛兽不伤害他,凶恶的鸟不搏击他。他的筋骨柔弱,但拳头却握得很牢固。他虽然不知道男女的交合之事,但他的小生殖器却勃然举起,这是因为精气充沛的缘故。他整天啼哭,但嗓子却不会沙哑,这是因为和气纯厚的缘故。懂得保持柔和的姿态就可以达成生存的恒常,也叫做明于道。贪生纵欲就会遭殃,欲念产生冲动就叫做逞强。过于强盛就会变衰老,这叫不合于“道”,不遵守常道就会很快地死亡。
       读懂了,就可以用这样的办法防止外界的各种伤害而免遭不幸。保持童贞无邪和顽强生命力,专心致志地做事,持之以恒,克服浮躁、攀比心理,不贪大求洋,做好每一个细节,把生态循环做到极致,让每一个环节、每一个细胞都是健康的和高效的,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四)知止不殆
       “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一些企业不知止,死于盲目扩张;一些企业没有长期的发展战略,见异思迁,一事无成;一些人贪欲,什么好事都不想放过,结果“自遣其咎”。老子说“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知足者富。强行者有志。不失其所者久。”也就是说能了解、认识别人叫做智慧,别人能做的事情未必适合自己,别人的成功都有其背后的原因,不能看到别人顺风顺水就盲目跟进,只有认识、了解自己的能力和资源,作出正确的行为判断才算是聪明。我们能战胜别人只是一时有力量,能克制自己的弱点才算刚强。知道满足的人才是富有人。只有坚持力行、努力不懈才可以达到远大志向。只有不离失本分做自己擅长的事,才能长久不衰。
        总之,如果不能从国家层面遏制“养殖周期”,养殖场户只能被动面对,虽然没有灵丹妙药,只要有智慧熬过冬天,就可以享受春天的美丽时光。